热线电话:400-668-9628

美国中文学校“新常态”:非华裔面孔越来越多

来源:http://www.chinaqw.com/hwjy/2015/12-01/72336.shtml作者:北美购房网时间:2015/12/1

北美购房网信二维码
扫一扫,随时看

         据美国《侨报》报道,《大西洋月刊》(theAtlantic)11月30日刊登了洛杉矶华裔记者、博客作家奥德丽·克利奥·叶(Audrey Cleo Yap)一篇名为《美国中文学校的变化》的文章。叶在文章回忆了自己幼时学习中文的往事,并且发现了许多现在的美国中文学校不同于以往的“新常态”。以下为文章全文:

 

  90年代中后期,我和其他移民子弟一样,带着怨气忍受着每周六去上中文课的“折磨”。当那些非华裔的小孩在踢足球玩耍时,我却要至少花两个小时的时间练习写中国字,朗读关于如何在超市买白菜的课文。

  这种中文学校亦被称为“周六学校”。这里是一个对于和我一样的ABC(在美国出生的华裔)们学习汉语和中国文化的专属地带。同时,这里对我来说还是个排斥与包容同在的节点。每周一次的课程让我不停地意识到自己是个“异类”,尤其是在我所居住的千橡市——洛杉矶白人最多的地区。

  但至少,这里是为数不多的,周围人都同我有着相似长相的地方。我印象中整个学校只有一个非华裔的学生,那就是我的朋友Ashley。虽然她长我两岁,但她出于兴趣来上这种幼儿园级别的中文课。当时的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。

  不过,20年后的今天,类似Ashley面孔的学生成为了中文课堂的“新常态”。

  今年9月,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来访美国,奥巴马总统提出一项名为“百万强”(“One Million Strong”)的倡议。倡议旨在于2020年前,将幼儿园至12年级的学习中文普通话的学生数量从当前的20万提高到100万。

  该倡议由无党派非盈利组织“百万强”基金会发起,倡导设置常规中文课程,增加在美中文教师数量,利用科技推广中国语言和文化教育。该基金会的合作机构包括中国政府、非营利组织“美国中文社会”、跨文化平台“疯鲜中文”等。其中“疯鲜中文”经常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发布视频,一位名为杰西卡(Jessica)的金发美女会在视频中教给大家如何将英文俚语翻译成中文。

  在不到5年时间里将中文学习者数量提高5倍,这是个雄心勃勃的目标。这显示了美国的一种紧迫感,特别是当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时。此外,相比于在中国的3、4亿英语学习者来说,在美国懂中文的人实在是太缺乏了。根据中国官方媒体《中国日报》(China Daily)调查,47%的中国学生在3到6岁时就已经开始学习英文了。

  “百万强”主席及首席执行官柯罗拉·麦吉弗特(Carola McGiffert)表示,“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扮演着一个愈加强大的角色,但事实上,之前我们并没有尽力来确保我们的年青一代从容以对。在面对这个在政治、外交、安全等各领域都最为重要的双边关系时,我们没能使年轻人对此准备充足。”

  将中国文化和中文课程纳入美国校园也遭受到了阻力。有人抵制由中国政府赞助的课程项目。但其实许多其他形式赞助的课程也在全国涌现。印第安纳州贝茨维尔(Batesville)将于明年开启一项公众资助的中文课程。而在这个地区,亚裔只占总人口的不到2%。

  参加美国大学预修课程中文考试(Advanced Placement Chinese exam)的学生从2007年起至今已增长了257%。虽然这相对于选择西班牙语考试的学生数量来说还很少。但2015年参与中文考试的学生中,有21%并非从自己家庭学习中文,而是专门前往中文课堂学习。

  17岁的吉米·奥康(Jaime Ocon)是加州西湖村(Westlake Village)西湖高中的一名学生。吉米11岁时在父亲詹姆斯(James)的建议下开始学习中文。他的父亲曾在洛杉矶参加中文课程,当时他是班上唯一一名拉丁裔学生。后来他又通过网络电话Skype向一名在北京的辅导老师继续学习。詹姆斯每周末都很费劲地将儿子拖出被窝去上课,后来他采用了一种行之有效的教导方法:贿赂。

  “我告诉他,我会多给你零花钱。坚持下去,试着学写一些汉字。”詹姆斯说。

  作为第二代墨西哥移民的吉米,母语是西班牙语。他参加了去北京和上海的夏令营来促进中文学习。在一项满分为5分的中文考试中,他取得了4分。最近他还找到一份在科技公司联络中国客户的工作。他说他希望在毕业后能取得去台湾大学深造的奖学金。而他的朋友甚至都没听说过这所大学。

  “我的朋友求我不要去。他们说‘让我们在佩珀代因大学(Pepperdine)玩水球吧’。”他说。“坦白地说,我的中文比我的西班牙语都要好。”他的妹妹,9岁的夏丽姿(Charlize),现在也开始学中文了。

  吉米在他的朋友中可能显得很特立独行。但他的事例可以说是这个国家的一种新趋势。这种改变在中文学校里就能体现,这些学校的管理层甚至都不是清一色的的华裔了。加州南部最老的中文学校,西区中文学校( Westside Chinese School)今年任命了它第一任白人校长约翰·麦格拉森(John McGlasson)。麦格拉森的妻子也并非华裔。他与学校结缘是因为6年前,他们12岁的儿子杰克(Jack)开始在该学校上中文课。

  虽然据麦格拉森估算,西区学校目前340名学生中有15%并非华裔。但他坚持认为学校还是应以华裔为主。“我们不会刻意迎合非华裔学生。”

  不过,虽然中文学校并不迎合他人,但也在做适度调整。

  在我幼年时所上的那所学校里,现在的学生们被分为三组。A、B组的学生至少有一名家长是母语为中文,而C组是非华裔学生。学校校长谢立(音,Li Hsieh)估算,在600名现有学生中,15%为非华裔,不到5%为非亚裔。而我当年上学时,300名学生中只有不到1%为非华裔。

  曾是“周六学校”教师的谢立表示,学校从当地高中租来的教室无法容纳日益增多的学生,因此他正在磋商在该地建立自有学校或文化中心。那些内容尽是在台北坐地铁或购买中国蔬菜的国外教材不见了。取而代之的是由当地出版的,更贴近美国青少年生活的课本。该学校还开设了中国功夫、网球、芭蕾舞、象棋等课程,当然还有大学预修课程(AP)中文考试辅导班。

  在C组幼儿园级别课堂上,我们发现三分之一的学生都不是亚裔。“中文是未来必备的语言。”这些学生的父母告诉我。他们去过中国做生意,需要学习中文以更好地和工作伙伴交流。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增加这项优势,而且越早越好。对于6岁的马塔立(Juan-Isidro Martelli)来说,中文已经是他学的第3或第4种语言了。他同时还向他的阿根廷裔父母学习西班牙语和德语。

  教师维拉妮卡·李(Veronica Li)在白板上画了一幅中国地图。她向大家分享了她曾在中国中南部贫困地区的支教经历。在那里她遇到一个每年只挣30美元的家庭,因为太穷他们不得不把自己10岁的女儿“嫁”出去。她讲这则故事是为了说明在中国贫富差距也很大。教室里的一些家长同情地点了点头。

  “也许有一天,我们都可以去那个地方教他们学习英文。”她满腔热忱地倡议道。不过,从现在的趋势看来,现实可能会是相反的。也许会有更多的中国人来教美国人学中文吧。

 

 

 

本网注明“来源:北美购房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北美购房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北美购房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标签:美国中文学校

上一篇:出国留学政策:回国留学生可以大城市落... 下一篇:全美公立大学大砍州内录取成趋势 3所...

推荐阅读
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