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线电话:400-668-9628

自由与不确定并存零工经济

来源:http://news.hexun.com/2015-11-25/180803923.html作者:北美购房网时间:2015/11/26

北美购房网信二维码
扫一扫,随时看

 
   随着新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平台的壮大,以时间、收入不固定为特点的“零工经济”越来越多地影响社会经济。然而,沉浮于这一行业的自由职业者过得并非如人们想象中那样轻松。正如《纽约时报》所说,在“零工经济”时代,劳动者同时收获了自由和不确定性。
 
  “每天都像是悬在半空中”
 
  凌晨4时刚过,在波士顿郊区租房住的詹妮弗·吉德里(Jennifer Guidry)就开始清扫自己的车,尽管邻居们还在酣眠。对于曾在海军服役、做过会计的詹妮弗来说,想在“零工经济”时代获得相对稳定的收入,早起几乎是唯一的选择。
 
  给优步(Uber)公司打工,是吉德里赚钱的主要方式。35岁的她还会在零工网站“Task Rabbit”上搜索订单,替人组装家具、清理花园。为了和男友杰弗里·布拉德伯利(Jeffrey Bradbury)养活三个孩子,她的目标是时薪25美元(约合人民币160元),至少平均算起来达到这个标准。
 
  “日复一日,每天都像是悬在半空中。”吉德里告诉《纽约时报》。在这种看似大有前途的经济形式中,她利用自己的技能、时间或房屋,向需要搭车、住宿、烹饪或整理房间的人提供服务。
 
  在美国,从事零碎劳动并不是新鲜事,但在新技术和移动手机应用的助推和包装下,它有了光鲜亮丽的新名字——“共享经济”、“对等经济”或“零工经济”。其意义在于,劳动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选择自由安排工作时间,接受不同的工作。
 
  “对等经济真正的价值在于独立性和灵活性,这对很多人来说是巨大的转变。”租车网站“RelayRides”的创始人谢尔比·克拉克(Shelby Clark)如是说,“你会遇到善良有趣的人,拥有很棒的人生故事。”
 
  问题是,对想从事副业的人来说,这一平台的确可以提供额外的收入。但在失业率高企的大气候里,吉德里这样的所谓独立承包商,经常不得不每周工作7天,做很多种不同类型的工作,赚取最低生活保障。即便如此,风险仍然存在,他们没有固定工资、基本员工福利和保障,当企业调整业务模式或降低报酬时,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追索权。
 
  伦敦大学劳动经济学家盖伊·斯坦丁(Guy Standing)认为,一个依靠不稳定工作与薪水的新劳动阶级正在形成,他们取代了“无产阶级”,成为随时可能失业的“危险无产阶级”。
 
  “拥有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是最好的保护。”自由职业者联盟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萨拉·霍罗威茨(Sara Horowitz)向《纽约时报》表示,“当工资水平停滞、收入不平等时,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打好几份工。”
 
  打零工只是暂时性补充收入的方式
 
  “今天我想谈谈工作的未来。越来越多人通过共享经济和数字平台从事灵活而自由的职业。”优步的策略师大卫·普洛夫(David Plouffe)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说,“优步目前在全球拥有110万个活跃的司机;在美国,每月至少接单4次的司机超过30万名。这个数字显示出了此类工作对人们的吸引力。”
 
  美国《大西洋(600558,股吧)月刊》称,优步(Uber)的崛起说服了许多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,自由职业和数字平台在美国人的生活中越来越重要。也让人们开始思考,新技术平台催生的“零工经济”是否会从根本上改变未来的工作方式。
 
  虽然这家公司本身备受关注,但优步司机的工作日程和收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重视。换句话说,当讨论优步等公司对美国经济未来的重要性时,司机的生存状态让这种说法受到质疑。
 
  事实上,在同一次演讲中,普洛夫强调,优步主要为需要灵活性或额外收入的兼职工人提供补充收入,他们同样有正式工作。“对大多数人来说,在优步平台上工作甚至算不上一份兼职,他们一天开一两个小时,帮助自己支付账单。”他指出,50%的司机每周工作时间少于10小时,而且他们工作的平均时间在持续下降。这份工作通常是暂时的,1/3的司机表示,他们在找工作的同时靠优步赚点生活费。
 
  由优步的乔纳森·霍尔(Jonathan Hall)和普林斯顿大学的艾伦·克鲁格(Alan Krueger)撰写的报告则称,85%的优步司机将这一职业当作兼职(每周工作时间少于35小时),另有24%将优步作为其唯一的收入来源。这明显违背了优步试图塑造的公众形象。
 
  《旧金山纪事报》援引“Task Rabbit”网站的声明称,该公司15%的员工是全职工作者,他们每月收入可达到6000~7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3.8万~4.5万元)。但据美国彭博社调查分析,“共享经济”近70%的工作者年龄在18~34岁之间,他们更倾向于将这部分收入当作“外快”而非生活来源,近40%的受访者坦承,零工收入只占家庭收入的不到25%。
 
  《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》称,在纽约,使用“空中食宿(Airbnb)”网站出租房屋的人群中,87%将自己正在居住的房屋出租,50%以上没有传统的全职工作,这意味着他们可能是自由职业者、兼职员工、学生或退休人士。
 
  “零工经济”对就业和经济增长贡献不大?
 
  凌晨4点半左右,吉德里回到充当办公室的公寓里,开始用笔记本电脑搜索招聘信息,查看是否有人请她去做私人厨师。她失望了。
 
  她看了一眼桌子旁的沙发床和儿童书桌,琢磨着是否能在“空中食宿”上将它们租出去,但问题是,她5岁的儿子亚丁(Aden)得在上面写作业。
 
  吉德里安装着另外两款租车应用“Lyft”和“Sidecar”的三星手机仍然没什么动静,但苹果手机里的优步很快出现了叫车信息。她迅速抢下订单,但等了两分钟才出发,以防乘客改变主意。
 
  一个多小时后,吉德里完成了这个去机场的订单,赚了28美元(约合人民币179元)。再拉一趟活儿,她就可以回家叫醒家人并准备早餐了。
 
  《大西洋月刊》称,事实证明,优步实际上对美国就业的贡献不大。优步司机平均每周工作15~20个小时,相当于2014年优步有8万名全职员工。而2014年全美有1.3亿名全职员工。2015年的前10个月,优步司机赚了3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24亿元)。这是个不小的数字,但只相当于美国私营部门整体薪酬的0.06%。
 
  华盛顿经济政策研究中心的迪恩·贝克(Dean Baker)告诉《纽约时报》,许多零工看似报酬不低,但在计算了时间、费用、保险成本和税额后,人们的收入还不到最低工资线。在他看来,这些公司是在“撺掇人们剥削自己”。
 
  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则直言,“分享经济”不会创造任何经济增长,因为同时做几份兼职并没有提高劳动生产率,所有回报都是由更长时间的工作带来的。
 
  周六早上,吉德里带着工具包驱车前往数英里外的一处住宅,帮一户人家在柜子上安装防护措施、调整楼梯上的儿童安全护栏,并在走廊上挂了一只风铃,赚了50美元(约合人民币320元)。下午,她来到农贸市场为承办的宴会采购食材,晚上又开始做优步司机,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。
 
  “我喜欢自由,不喜欢全职工作。”吉德里告诉《纽约时报》。但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状态不可持续。
 
  这天,吉德里赚了大约263美元(约合人民币1680元),代价是马拉松式的工作时长和极端缺乏睡眠。“这是美好而漫长的一天。”她承认,“我无法一直这么做。”

 

 

 

本网注明“来源:北美购房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北美购房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北美购房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标签:经济

上一篇: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市场已为加息做好准备... 下一篇:投资国债的相关知识介绍...

推荐阅读

最新资讯